5分11选五

                                                  5分11选五

                                                  来源:5分11选五
                                                  发稿时间:2020-07-05 10:30:50

                                                  第二,任命法官是香港基本法赋予行政长官的重要权力。

                                                  香港市民赴英领馆抗议 图源:香港商报网

                                                  按照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行政长官同时是特区和特区政府的首长,就是人们经常说的“双首长”,须依照基本法的规定对中央人民政府和特区负责,所要负责的最主要事项,就是负责执行基本法和依照基本法适用于特区的其他法律(不言而喻,其他法律包括列入基本法附件三适用于特区的全国性法律)。再看基本法第四章对特区政治体制作出的规定。这一章共分为六节,第一节是“行政长官”,第二至第四节依次为“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这表明行政长官在香港特区政治体制中处于特区权力运行的核心位置,是香港特区与中央之间宪制关系的枢纽。按照上述规定,在香港,只有行政长官可以代表特区向中央负责。正因为如此,行政长官才被基本法赋予了广泛的权力,并要向中央人民政府和特区负责。这些权力绝不是一个单纯的行政机关首长可享有的。所以说,香港的政治体制是中央政府领导下的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

                                                  据早前报道,香港国安法生效之后,英国按捺不住又将香港“护照问题”搬了出来。当地时间7月1日,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将向300万有资格申请BNO(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香港人提供入籍途径。

                                                  实际上,在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由行政长官或国家元首选任法官,或由行政机关为专门法庭指派法官是常见做法。美国所有联邦法官均由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总统任命。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是经由司法部长向法律界人士做详细调查和咨询后,由总理提名。新加坡于2015年成立的国际商事法庭的法官是总统委任的。法国国家安全法院通常由政府指派1名审判长、2名法官和1名将军级或校级军官组成。尽管我们并不认为拿某个国家的体制来说明香港的体制是适当的,而且我们也相信李前大法官不会不知道这些,但列举在此,便于大家理解行政长官指定法官是行政机关干预司法的说法无法成立。

                                                  李前大法官为他的观点列出三个理由。其一,司法机构独立于行政机关,应由独立的司法机构决定审理涉及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不受行政机关干预;其二,行政长官缺乏挑选法官时所需的经验和专长;其三,行政长官作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不适宜独自挑选指定法官。这三个理由看似有些道理。可是它符合基本法规定的特区政治体制吗?答案是:不符合!理由如下:

                                                  对于英国声称扩大BNO持有人权利的计划,不少舆论提出质疑。香港《巴士的报》认为,在这个国际政治的争议场,很多国家都喜欢出来插手捣乱,显得“很关心全球事务”。但到要求他们付出实质代价,例如让大量的外地人移民到本土,抢工作、拿福利,就变得根本无法承受。《星岛日报》也认为,英国摆出的所谓“救港”政治姿态,实际上是“口惠实难至”。7月6日,新京报记者从巴彦淖尔卫健委了解到,内蒙古巴彦淖尔市鼠疫患者目前病情稳定,对于该患者生活地周边的流调工作和疫情防控教育工作还在加紧进行中。

                                                  7月5日,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卫健委发布通报,称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温更镇1名牧民,在乌拉特中旗人民医院就诊期间被确诊为腺鼠疫病例。患者发病前曾在鼠疫疫源地内活动。

                                                  香港市民赴英领馆抗议 图源:香港商报网

                                                  最后我们想说,李前大法官及其响应者之所以提出了一些违反基本法的观点,大概是因为他们从没有全面准确地理解“一国两制”的宪制秩序是以宪法和基本法为共同宪制基础。要把香港的“一国两制”事业进行下去,首先是要把香港的宪制秩序及其基础搞明白,有共识,这是保证“一国两制”在香港行稳致远的关键。为此,就要认真地学习基本法,同时要认真地学习宪法。把宪法和基本法关系搞清楚,把中央和特区的关系搞清楚,这是每个打算以香港为家,建设香港新家园的人,尤其是掌握公权力且身居要职的人必须掌握的基本功。我们希望,李前大法官及其响应者都能朝着这个方向努力。